您好,欢迎光临 江门网 今天是 ·设为首页·收藏本页·社区搜索·新手帮助

江门网

 

 

搜索本版
江门网 江门论坛 精彩网文 孤枝_孤枝
查看: 131|回复: 0
go

孤枝_孤枝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21-2-19 10:58 |显示全部帖子
若能重新来过,她一定感激不尽。
  但现实像石板一般坚硬,把过去、现在都冰冷地刻印其上,甚至连未来,都能找到不容乐观的痕迹。
  为什么会这样?
  她初次遇见他,便满心欢喜,并且坚定地相信此生非他不嫁。
  多么神圣的爱情宣言!哪怕是父母,也不能阻挡她追求幸福的脚步。
  但是,结婚之后,面对的竟是一地鸡毛。
  用一地鸡毛形容,再恰当不过。甚至把乱七八糟、身心疲倦、难以维系、心灰意冷等等词语加入进来,也毫不夸张。
  原以为踏入了爱情的天堂,没想到却陷入了人间地狱,这是怎样一种的失望,怎样一种的绝望啊?
  除非亲身所遇,否则永难体会。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他对她好,便是直到现在,她依然相信。
  但他有着一个自私又愚蠢的父亲,一个懦弱又坚持许多不良观念的母亲,还有两个强势到喧宾夺主的姐姐。只有一个最小的姐姐,算得上宽容大度,却常年不在家。
  他对她好,但是,他对这些亲人更好。
  她好心给他母亲买一条漂亮围巾,他母亲说她浪费,不应该买这么好的围巾,而且她旧围巾也还可以用,他也跟着说她不懂节俭,太过浪费;他母亲把旧物件堆满一个屋子,她花时间好好清理了一番,该卖废品的卖掉,该扔的扔掉,她母亲大闹了三天,说里面有多少可利用的东西,被她如此糟蹋,实在不懂持家,他也跟着他母亲说他不懂持家;他母亲说家里银首饰不见了,怀疑她拿了,他也跟着她母亲怀疑她拿了……
  他两个姐姐说她们弟弟很优秀,母亲很善良,说她不懂得珍惜她们的弟弟,不懂得孝顺她们的母亲,时不时给她来句:“你给我们滚出这个家……”而他,竟然也不为她辩护一句!
  她为他生了一儿一女之后,他的父亲常常说她抱着手机玩,让孩子一直看电视,眼睛都看近视了,没有一点尽到母亲的义务,他也跟着他父亲一起指责她……
  如此种种,屈指难数。她发现自己成了这一家人的公敌,没有一处是对的,没有一点是好的。
  她难过的时候,想起自己曾经对爱情的憧憬与追求。这不是她所追求的爱情,不是她所希望的生活。她想,最大的原因就在于这个复杂的家庭关系中。那么,离开这个家,与他和儿女一起到外面租房子住,也许这样,可以获得想要的幸福。
  他却不肯,因为他没钱,出去租房子,要花更多的钱。
  她累了!晚上,看着两个孩子熟睡的脸,想到黑暗的将来,泪水像雨滴般滑落到被子上。
  而他,打着鼾,鼻息如雷!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  直到这年,他出国打工,却因
红拂拂,锦巢榴;绿依依,绣墩草
犯了别国的法律,被关了起来。消息传来,她担心至极。
  但是他们一家,却依然活在指责她所能带来的痛快中,说她没有良心,说她不懂持家,说她浪费钱财,说他不尽心照看孩子……
  再次听到她两个姐姐说出:“滚出这个家!”时,
心情沮丧,跌蒙蔽了
她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痛苦与愤怒,她提着唯一的蓝色密码箱,如她们所愿,离开了这个家。
  两个孩子是她的心头肉,但如今,她连自保都难,实在不知道如何再爱护他们了!
  她回到了娘家,这个曾经为了这桩婚事而闹得不可开交的家。
  父母已老,两鬓斑白,可眼底对她的慈爱,却不少反而愈加浓厚,像经年的醇酒。
  父母说:“孩子,和他离了吧,你能够找到更好的人家的!”
  这次,她听从了父母的话,经过大半年时间,两次起诉,她与他,曾经从陌生人到夫妻,而今又从夫妻到了陌生人,自今后,互不相关,除了两个孩子。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  隔了一年,她再次出嫁,这次嫁
鲁L蒲公英9.25短线看盘:创调整新低,继续去寻找缺口吗?
的对方,经济条件非常理想,家庭关系也十分和睦。
  对她的疼爱,细密而周到。
  但是,在新婚之夜,她依然哭了,想起以前对爱的追求,想起相隔遥远的两个孩子,想起自己这些年的难堪,还
新手任务贴 我看好的票
有,眼前看着很美好的一切,往后又将会成为哪一种的模样呢?
  她的泪水,像雨滴一般滑落,而身边这个温柔的男人,轻拭着她的脸,笑着说:“宝贝,是不是幸福得让你流泪了?”
  她没有点头,也没有摇头,她只是觉得心
精准抄底!北向再次拯救了大A
底里,空空如也!
  她似乎看到外面旷野里,落光了树叶的孤枝,在黑暗中,被风吹得瑟瑟发抖!
      ”老魔笑道:“你是孙行者?大胆泼猴!我不惹你,你却为何在此叫战?”行者道:“有风方起浪,无潮水自平。”焙茗道:“我在外头知道林爷爷去测字,我就跟了去。我听见说在当铺里找,我没等他说完,便跑到几个当铺里去。我比给他们瞧,有一家便说有。我说给我罢,那铺子里要票子。我说当多少钱,他说三百钱的也有,五百钱的也有。前儿有一个人拿这么一块玉当了三百钱去,今儿又有人也拿了一块玉当了五百钱去。”薛姨妈道:“我一出这主意,老太太必喜欢的。”  正闹到危急之际,贾琏带了七八个家人进来,见是如此,便叫人先把夏家的儿子拉出去,便说:“你们不许闹,有话好好儿的说。快将家里收拾收拾,刑部里头的老爷们就来相验了。"金桂的母亲正在撒泼,只见来了一位老爷,几个在头里吆喝,那些人都垂手侍立。金桂的母亲见这个光景,也不知是贾府何人,又见他儿子已被人揪住,又听见说刑部来验,他心里原想看见女儿尸首先闹了一个稀烂再去喊官去,不承望这里先报了官,也便软了些。薛姨妈已吓糊涂了。还是周瑞家的回说:“他们来了,也没有去瞧他姑娘,便作践起姨太太来了。我们为好劝他,那里跑进一个野男人,在奶奶们里头混撒村混打,这可不是没有王法了!"贾琏道:“这回子不用和他讲理,等一会子打着问他,说:男人有男人的所在,里头都是些姑娘奶奶们,况且有他母亲还瞧不见他们姑娘么,他跑进来不是要打抢来了么!"家人们做好做歹压伏住了。周瑞家的仗着人多,便说:“夏太太,你不懂事,既来了,该问个青红皂白。你们姑娘是自己服毒死了,不然便是宝蟾药死他主子了,怎么不问明白,又不看尸首,就想讹人来了呢,我们就肯叫一个媳妇儿白死了不成!现在把宝蟾捆着,因为你们姑娘必要点病儿,所以叫香菱陪着他,也在一个屋里住,故此两个人都看守在那里,原等你们来眼看看刑部相验,问出道理来才是啊。中央重磅会议,新题材来了!。美丽的深v,期待后续发展。守住首开,它的红包会来吗?。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